爱不一定美丽,所爱不一定美丽,而如今只有滞后的勇气。能在抗拒的心情中确切想到你被城市和四面八方的消息缠裹,在你那温柔的额头里又有怎样的思索旋转起来。原初的,东西…慢热的,木讷的,不解风情。
苦涩的水滴,斑驳甲板。昏天黑地,何所去往。
握紧你的手。本可见的未来,好好听听写下它的声音。本可在此时用温存的胸膛拥抱你。紧密相连类于生命,不可,不可分离,不可分离,你知道我从未想过。我错了。我爱你。你。你是爱情。
剩下的言论是受锢的不经之谈。…

不能接受…不想返校,在虚假空阔的空气里游荡,不想…什么也不想。

非得躺下才能缓过来这气,不能反抗。
不能反抗于事情的纠缠,突然想起曾经,更理解纠缠,把光搅烂,压住自己把脸探进模糊的网。
想想美好。想想那固执阴鸷的美好,去保护它。
压住自己坚持啊,保护它。

CyberPunk

In everywhere上演他们的均衡。流丽的臂膀承接探索着初来乍到的奇意,接入流出,接入流出,穿插聚合高扬落地。流动的人形,掌握着闪烁的方块,回避光线才能歆享到那极致的下坠体验,异托邦。
Put in为自己的工作。久久以前的破落城市独有的燥热气息漫浮在路面,兴高采烈摇头晃脑的人群也需要这么一份废弃物。For the best,best,best you always like to say,是地域的进化,向分解进发。
她们为你转过身去,转过身去。看见她们为你转过身去,你什么也不在乎,将发生的反正早有预谋。脚趾不属于你。你归空气所有。

Leiv
Leiv 突然开始重复,呼唤,轻轻地无法被听见,意识大概出了些问题。Leiv已经是不需要表情的死人啦,Meteor,如果你想看就看看吧。

有着那种橘红色的火光,这个场所的气氛实在不同寻常,Meteor似乎因为无处落脚而立在远处,深蹙着眉头,微张着嘴,他无意识地盯着那把狂舞的剑,Meteo,Meteo,他。就这样发狂了就像这样…Meteor感觉自己的脸有些发热,汗珠子滚了下来。他的眼眶含着泪水,Viz大致不乐意见到。

Meteor…不觉得他们都是疯子吗?又是凤凰倚在窗旁微低着脑袋,眯起眼古怪地笑着。
“这就是……不使用判断句了。”

我早料到,我愿意去死。与你将更紧密地依存,对不起……...

About Entrence

就是这个……
凤凰的尾翼扫过扎眼的火花,能看见他满不在乎的神情啊,他在给你机会,他在给谁机会……每当此时,他也沦陷在危险又生机勃勃的命运之洋。
危险。
来了来了!你料到吗,许多你不屑的东西被揉进他的眼睛里。落魄!?流亡的情感啊,你见到了他人的死相吗?绝佳,绝佳,站立以及走动。
来,来拥抱我吧。是不是,就要从这里开始啦,美好的力量,疯狂的崩毁,他一晃神就重建了,然而他还想不到这些,此时,此时他…他要接受,他要奔走了。我见过,我见过绛紫的天暗了他的金发噢,啊他啊,跑起来!火的河流为通道的开启默默祝福,让他流泪吧,这都是绝佳的幸福感。我们先走一步,继续吧毁灭。继续。

噢奇怪啊,这个男人手里分别是两张图画可怕的纸牌。
听说……他在赶我……
另一方面还有别的危机。我在替别人着急,这个穿得古怪的太监有巨大的阴谋。
我兴奋得很,然而想时天大亮,这不过是个苍白的午后。

上周五

那么就等死吧,我心爱的青蛾月。无聊的人啊,甘愿被耽误。
已经没有入睡的必要。已经要,就要化蝶了,啊,摇荡,这个月化纸上。我在哪里写的,都不是作品。我是天才,青叶君,预言家。我发出召唤,看我,海底的爱人,广阔的抄袭之艺术;文字再也不能被二次阅读。蝶,蝶,帕夏,音乐,我,我,蝶,风。祈求呼吸吗,语言家。枪决,穿越四次方,骨头重组。我要做……什么,来啊帮助。潘神。看看看看原先的人无处不在,看看言语被自己堵塞,天才折翼吧,看看广大人民,看看星星的诱引,你岂敢不动心,理解不了,理解不了,蝶啊,生命干嘛诞生,这个没有目的的东西,这个麻烦的东西,怎么处置,蝶啊,收进你最甜蜜的鳞粉里,继续呓语,变态,变态吧,听...

有的人身穿真丝白裙走过去。和她真像,真所谓纯白才是原本之黑,永远——为咬开的蜜糖血流不止感到悔恨,玛利亚敲打她锋利的爱情。然后又要到哪里去啊,这不见天日的宝岛。向上,向下,向东,化蝶,什么也做不成,只有一个偏离心脏的达达派神经中枢。化蝶,化蝶,绝不是神之子。我们绝对是瞬间滚落阴坡的珍珠畸形卵,然后就要、就要舍弃做不到的事情,忘记女演员愚蠢的剧本。

世界真美好。

现代pa一个鬼坑。

弟弟精神分裂设。艺术源于生活!这个还能写,和之前一个连得起来。暑假写写好了!!!

“你最好攥住我的脖子,”他绝望地想,“爱情也好亲情也罢只会扰乱你有病的神经,那就让我和它都去死。”
他无从把这话传达给他,只好在永无完结的夏日地狱般的白色阳光和叫人心慌的空调凉气中堕落成另一个废人。全天地失魂落魄,受自私与无私的双重迫害折磨,想不懂勇敢是什么。
“我不想死于烦闷忧郁。”一天晚上费里西安诺突然唱起了当年他们热爱的法国小调。罗维诺闻着两人的汗味出神。而后搂人紧了些,鼻头翕动,——欣慰地发现从费里西眼里弄出一滴泪比在撒哈拉找到半口水还难。
他掏出没什么实际用处的手机,播放一首曾使他心静的凯尔特民谣。“看见了...

© 卡佳 | Powered by LOFTER